只是为了阻击哈帝斯给苏锐赢得战斗的缓冲时间

  哈帝斯没追到军师,反而半路出现了身手强大的程咬金,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,让他的心中燃烧起熊熊怒火!
 
    正当张不凡一拳砸飞另外一名黑暗骑士的时候,冥王哈帝斯出现在他的眼前!
 
    “你死定了!”
 
    哈帝斯只说了这么一句话,身形便已经与张不凡绞缠在了一起!
 
    无论是张不凡,还是哈帝斯,都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误会!
 
    那些炮弹根本就不是冥王殿的人打的,而他们也只不过是被军师引到这里来而已!
 
    或许只要轻轻解释一句,就能够消除误会,这些死伤都可以避免。
 
    但是,他们都没有这样做!
 
    两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人物,都有自己的骄傲,至于“解释”,这个名词根本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!
 
    一个被炸毁了殿群,一个被干掉了几名手下,谁会率先低头?
 
    双方一句话还没讲,就已经落入了不死不休的境地!
 
    随后,有大批人手从主峰一拥而下!
 
    殿群受到炮击,翠松山上上下下已经倾巢而出!
 
    再有一分钟,大批的人潮就要把冥王殿众人给吞没了!
 
    随着双方死伤越来越多,这误会终将会比海深!
 
    军师等人还在乘着滑翔翼匀速下降,就已经有两个人以比他们快一倍的速度超过,重重的砸向悬崖下方!
 
    “那是冥王卫队的成员!”邵梓航大喊道,他的声音并没有被风声所湮没!
 
    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猿泰山开始兴奋大喊,就连不苟言笑的金泰铢也微微翘起了嘴角。
 
    这一战,兵不血刃的便重创了冥王殿,太阳神殿除了冷血的轻伤以外,几乎没有别的损失!
 
    “军师,你太帅了!”
 
    “军师,如果不是因为你那面具太恐怖,我真的想上去亲亲你!”
 
    听了这声赞美,看不到任何表情的军师忽然手一抖,滑翔翼都随着颤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军师,如果阿波罗大人在这里,一定会选择杀个回马枪,把冥王殿的人彻底的置于死地!咱们要不要杀回去?给哈帝斯一个意外之喜?”冷血建议道!
 
    军师闻言,面具之下的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丝无人能够察觉的笑容!
 
    冷血跟随阿波罗作战很久,真是太了解他了!
 
    如果阿波罗在这里,一定会选择迂回包抄,等到哈帝斯与张不凡两败俱伤的时候,回去捞一笔大的!
 
    要知道,落井下石和痛打落水狗是苏锐最喜欢做的两件事情!
 
    “不行,阿波罗大人在的时候自然可以这样做,但是我们实力不够,包括我在内,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和哈帝斯与张不凡相抗衡。”
 
    军师声音平静的解释道,他的性格和苏锐截然相反,从来都不是个冒险主义者!
 
    或许,正是因为两人的性格互补,才造就了今天太阳神殿的强大!
 
    军师的头脑在此刻仍旧非常冷静,并不像人猿泰山等人发热,他知道,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只是为了阻击哈帝斯,给苏锐赢得战斗的缓冲时间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如今能够借助张不凡的手把哈帝斯重创成这样,已经大大超出了他本身的预想。
 
    人,不能太贪心!
 
    “如果大人在这里就更好了,这样一战,足以把冥王殿打的几十年都恢复不过来!”泰山还是有点惋惜!
 
    “军师,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,去西藏支援大人吗?”
 
    “不用。”军师的回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!
 
    “不支援大哥?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,不就是为了快速摆脱冥王然后赶去西藏吗?”黄梓曜惊讶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西藏的事情,阿波罗大人可以搞定,否则他早就发出求援信号了。”
 
    军师的声音很自信:“如果他连这些都做不到,如何能够成为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?”
 
    “这倒是。”众人闻言,算是信服了军师的话。
 
    “可是纵兄弟,感谢圣峰兄弟,感谢厦门小武哥、书友13226098、书友13219161、看迟、转瞬成空、猫脸ss、非公子、书友13139635、颖丽奕、蓝骑士团、孤狼游魂、剑魂者、神剑、帥氣貓、狂野小白兔、书友12374597、儿帅哥、笑看红尘8612、tel_龙少、zjjxwewe、天天心情好兄弟的月票支持!
 
    另外,再求一下红票哦!也就是书页右上角的推荐票!拜谢大家!
 
   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,《诛天镇魔》喜欢玄幻的同学们可以去看看,也在网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17章 十五分钟的调整!
 
    就在军师带着太阳神殿众位精英们调转方向的时候,远在西藏墨脱附近的苏锐却停下了脚步。
 
    他今天晚上已经杀了三十几人了,但是到现在才觉察到有些不对。
 
    因为,他看到了头顶上被树杈掩映的位置,似乎有一丝反光!
 
    苏锐轻轻跃起,单手抓住树杈,便把自己的身体提了上去!
 
    他的另外一只手撩开树叶,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镜头。
 
    针孔摄像机!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中露出危险的光芒来,怪不得他总是有一种被窥伺的感觉!